本是郊外踏青的日子,他们却宅在家里敲锣打鼓干什么?
[ 编辑:yaoadmin | 时间:2020-04-07 10:43:54 | 浏览:97次 ]
分享到:


2020年的清明,天空灰沉沉的,仿佛老天爷也在落泪,不禁让人想起唐代诗人杜牧“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诗句。本来是郊外踏青的日子,可是在这座掩藏于树木葱笼的八排瑶寨,人们却在敲锣打鼓,过自古延续至今的独特的传统节日。
一早,瑶寨的妇女们便穿上传统服饰,在头上的“归堂”(排瑶妇女已婚标志)插上“万年青”枝,在束腰的白带上插上细细的杨柳枝条,又把杨柳枝条分别插在香案上和门框边,再把一碗熟茶水摆上香案,把一碗生茶水摆出门槛,敬给祖先,俗称“点茶”。
  “点茶”的意思,是指清明时草长莺飞,花红柳绿,正是采摘新茶让祖先尝鲜的时候,以保佑一年的光景显现勃勃生机。“生茶”是用两片生茶叶加一碗生水做成的,说是有些成了孤魂野鬼的祖先进不了家门,上不了香案,所以摆到门口敬畏他们;“熟茶”是用滚水浸泡茶叶做成的,摆上香案,是为了敬给那些守着家宅庇佑子孙的先人。


“插柳青”就别有一番情趣了。杨柳,瑶语称“该埋”,有柔软的意思;在瑶语里,万年青与杨柳的叫法相同,但木质比较坚硬,叶片因具腊质而变得厚实。但不管是软是硬,“该埋”毕竟都是“杨柳”之意,而杨柳是春天的标志,总是给人以欣欣向荣之感,插在头上却表示“昂首挺立”、“生命强盛”,也象征着因眷恋青春而不服于老;插在腰际却表示腰肢柔软,身体灵活,便于农事活动;插在门框上却表示驱虫除毒,辟邪禳灾,祈福迎祥;而现在的人大多外出打工,天南地北地闯荡,飘悠的杨柳又多了依恋的象征。
吃罢早饭,这瑶寨的人们并没有往野外去扫墓踏青,不是坐在家里忙活,就是聚在一起聊天。而盘姓的人家却不同,他们在家里过了单家独户的清明节后,身上插起杨柳条,扶老携幼,敲锣打鼓涌向祠堂,集体过家族清明节。


家族清明节可以说是一年一聚会,是按人丁凑份子钱过的。人丁多份子钱就出的少,人丁少份子钱就出的多,今年是每人十五元。份子钱用于购买当天所消费的物品,譬如说猪头、鸡、鸭、酒、肉、豆腐、纸香、鞭炮等等,用够为止,决不浪费。嫁出去的女儿和女婿也可以回来参加,但她们不在家族名册内,所以不用出份子钱。交份子钱,也就等于清点家族人丁,这些人丁数是要向祖先禀报的,以检查人丁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聚餐用的肉类是必不可少的,少见的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大苋和艾菜。大苋,别称“大韭菜”,瑶家人把它种在山溪水坑旁,略施草木灰,便生长茂盛,割之再生,一茬又一茬,是瑶山最普遍又特别的一种香料蔬菜。艾草是多年生草本,植株有浓烈香气,清明前后采摘的艾草最鲜最嫩,具有回阳、理气血、逐湿寒、止血安胎等功效,故又被称为“医草”,是很多人都喜欢吃的野生蔬菜。大苋掰开叶基,抖掉泥土洗净,再与肉类同炒,香气特别浓郁;而艾菜则待水滚后,放入盐油,再放入艾菜滚上几滚,就可以原汁原味地装盆享用了。



趁着年轻男人在切肉煮菜的功夫,妇女们也在三五一群用竹篾串着油豆腐。油豆腐是以豆腐为主要原料,放到油锅里面进行炸制,炸好以后显得颜色金黄,非常有弹性,吃起来口感也非常好。她们将预先买回的大箩大箩油豆腐抬出来,十个一串,然后悬挂在祠堂的竹竿上,让祖先记住当年的人丁,等待着聚餐后分发给凑份子钱的人。


一切准备妥当,年轻人便在祠堂敲锣打鼓,迎接春风满面的男女老少准备祭拜。欢声笑语中,家族的先生公将煮熟的猪头和鸡摆上祠堂香案供奉,接着家族人丁各自上香,敬纸钱,一拜一叩请求祖先赐福实现自己的愿望。顿时,祠堂里香烟袅袅,先生公奉着经书在喃喃声中与遥远的祖先对话,祈求列祖列宗为子孙辟邪降福,保佑人丁兴旺。炮声阵阵,醉了红尘祠堂,醒了青翠瑶山。


红红的头巾,圆圆的仙桌,热气腾腾的佳肴仿佛是祖先降福的紫气,笼罩着祠堂的里外。男女老少忘却了令人压抑的雨纷纷天气,在接受前辈教育的同时相互交流信息,畅谈未来,其乐融融。在满怀的希冀中,家族“清明”活动落下了帷幕。人们兴高采烈,拿着按人丁分配的代表着圆满、幸福的油豆腐串,隐没在大街小巷。

盘姓清明图


有道是“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作为山地民族的瑶族就是这样,利用各种节日,教育后代,凝聚民心,团结力量,坚守并建设着自己心目中那个纯朴且美好的世外桃源。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