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节会,瑶族祭祀文化审美符号的另类延伸
[ 编辑:尤棉喜多 | 时间:2016-10-26 20:29:55 | 浏览:880次 | 作者:唐德雄 ]
分享到:

  

  说起民间节会,我的眼前就会浮现一路彩旗飘舞,耍龙舞狮,人车川流不息,鞭炮礼炮响声不断的热闹场面。就会让我想起“赶鸟节”、“洗泥节”、“砍牛节”、“大端午节”;想起“花山庙会”、“将军庙会”及五花八门的“赶会”、“赶会期”、“赶会吃”。这些盛行于民间的节会活动,它们的共同点就是:都属于瑶族村寨,都与祭祀拜祖感恩祈福有关,都有浓厚的瑶族文化氛围,都带着一颗向往美好崇尚美好的心理。

  

  瑶族祭祀文化是瑶族文化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起源于瑶族人对始祖盘瓠的图腾崇拜和感恩情结。相传,瑶族人为追求美好生活,在迁徙渡海过程中,遇到狂风巨浪,眼看就要樯倾楫摧,族人在劫难逃了,船上瑶民集体跪拜始祖盘瓠,祈求保佑,顿时风平浪静,瑶民们顺利渡过了难关。于是,杀猪宰羊祭祀先祖、感恩报德、祈福求安。于是,瑶族人建起了盘王庙,过起了盘王节。

  

  尽管瑶族是一个多支系的民族,祭祀盘王的方式各有千秋,祭祀活动的规模也不尽相同,但是,祭祀盘王的原始初衷则是一脉相承的:即在盘王的庇荫下,带着一颗美好的心理,相信美好、崇尚美好,向往美好。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境遇的改变,随着心理的不断调试,根植、活跃、传承于民间的瑶族祭祀文化也在不停的调整与延伸、不断的丰富与发展。活跃于湘桂边民间的“节、会”,是瑶族祭祀文化不断演绎引申的结果,是瑶族祭祀文化审美符号在不断丰富发展中的补充和延伸。

  

  瑶族是一个爱美的民族,瑶族文化以美丽著称。瑶族美丽文化中的祭祀文化,首先是一种感恩文化。知恩图报、有恩必报、祖恩长报是瑶族祭祀文化审美符合的核心元素。而从祭祀盘王活动引申出来的民间节会在承载瑶族祭祀文化核心元素的基础上,都有自己的侧重点和需要彰显美丽的文化符号的另类延伸。我们知道,瑶族盘王节,是瑶族人最为隆重的节日。瑶族过盘王节,是为了给始祖盘瓠过生日,更是为了感恩盘王显灵拯救瑶族人于危难之中的德泽。1984年之前,瑶族各支系过盘王节的时间是不尽相同的,有的过农历五月十三,有的过农历五月十六,有的过农历九月十六,有的过农历十月十三,有的过农历十月十六。1984年之后,根据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费孝通的提议,把每年的农历十月十六日作为全国统一的瑶族盘王节,并由湘粤桂三省(区)的江永、江华、连山、连南、连州、乳源、贺县、钟山、富川、恭城十个县(市)轮流坐庄举办中国瑶族盘王节,从此,瑶族人有了自己统一的“族节”;与此同时,瑶族聚居区的十个县(市)每年都以不同的方式举办盘王节,形成了“县节”。不管是“族节”还是“县节”,都是瑶族的“还愿节”、“感恩节”和美丽的“情感寄托节”。在瑶族地区,受感恩文化的熏陶,出于现实的和文化的需要,民间的以感恩元素为核心的各种“节”、“会”活动也应运而生并不断演绎和丰富发展。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桥头铺镇消江湾村每年的农历五月二十五日都过“大端午”。名为“大端午”,实际是为该村唐姓始祖过生日。每逢“大端午”,该村家家户户会把嫁出去(或已定亲)的女、娶进门(或已定亲)的儿媳和亲家及其他亲朋好友请到村里来过节。做大糍粑、酿大豆腐、蒸大包米粉肉是过大端午必须准备好的待客美味;祭拜祖先和神灵是不能缺少的仪程;给客人敬牛桠酒是该村独特的迎宾礼仪文化;唱大戏、跳盘王、划龙船、耍龙舞狮、气氛热烈,场面恢弘。相传,该村始祖曾为兖州州官,因为不满朝廷鱼肉百姓而辞官归隐。百年之后,某日,有一队官军到村里侵扰,弄得鸡犬不宁,官军要把强抢来的一头耕牛牯拖到祠堂里宰杀,忽然天昏地暗、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那头耕牛挣断绳索,朝官军头目猛扑过去,一头顶穿了官军头目的胸膛,其他官军仿佛都看见一头飘飘忽忽的神牛朝自己扑过来,吓得撒腿就跑。从此,官军不敢侵扰该村了,连日本侵略军、国民党军都不敢进该村侵扰;从此,该村就有了给客人敬牛桠酒的习俗。该村能兴旺发达,村民们认为,都是祖宗显灵保佑的结果。因此,年年过大端午,年年香火不断,年年宾朋满座,感恩祖德,报答祖荫。广西富川瑶族自治县新华乡舟坝村唐姓村民,每年的农历十月初五日都过“砍牛节”,是为了纪念和感恩其始祖唐富八。唐富八是瑶族首领、宋末元初的抗元英雄,曾率领瑶民抗元转战于贺州、郴州、永州一带,牺牲在永州。据传新华乡一带曾经流贼骚扰、天降瘟疫,是唐富八显灵,才驱邪消难,因而让后人纪念感恩。“砍牛节”流行千年,经久不衰,彰显出民间的“节”“会”同样有着深厚的祭祀文化底蕴和人们的审美心理的无限活力,同时,也意味着民间的“节”“会”活动,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和审美追求,是在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发展才有顽强生命力的。我们都知道瑶族千家峒的传说故事,千家峒瑶族在元大德九年之前是与世隔绝的,千家峒里民风淳朴,瑶族人心地善良、热情好客,就连欺压自己的官吏进了千家峒也以礼相待。江华瑶族自治县桥头铺镇消江湾村,全村都是唐姓,是千家峒瑶族的后裔。这个村流行的牛桠酒待客习俗就是从千家峒瑶族轮流招待客人的习俗延续发展而来:即如果你是第一次到这个村里做客,那么,隔壁邻舍或同一条巷口的村民,就会轮流从家里提一壶酒来请你“尝酒”的,如果你不辞杯,前一个提壶人让你“尝”了十三杯酒以后,接着会有第二个提酒壶的人请你“尝”酒的,一直轮流下去。如果你喝醉了,主人才感觉对得起客人了。当然,现在消江湾村过大端午,轮流劝客喝酒的习俗也在发生变化了,基本上是主随客变了,但是也不会随便让喜欢喝酒的客人逃过喝酒这一关的。

  

  瑶族祭祀文化,也是一种向往美好、追求美好的诉求文化,民间的节会则是诉求文化符号枝繁叶茂的连环画。瑶族是一个迁徙民族、苦难民族,也是一个纯朴民族、善良民族,更是一个乐于追求美善于发现美的勤劳民族、智慧民族。在长期的流离迁徙过程中,在艰苦的自然环境里,瑶族人遭受的磨难最多,因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向往也就最为强烈。从瑶族《过山榜》和《千家峒源流记》等文献里可以读到,在瑶族口耳相传的故事中可以听到,瑶族人在颠沛流离的过程中几遇大风大浪;在“坑场处所离田三尺镐、水流不到之地系王瑶子孙耕管、养身”的生产生活环境里,瑶族人的艰难遭遇是可想而知的。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处与世隔绝的千家峒,瑶族人有了自己的上、中、下三峒大田,过上了相对稳定的“世外桃源”的好日子,但是,好景不长,因为封建统治阶级不可能、也不允许瑶族人在“以下三镐之地•••需纳”的地方有安稳的富庶的日子过的。无奈之下,只好求助于神灵、求助于祖先,在心灵深处向祖先和神灵诉求,希望他们能赐予平安幸福,相信他们能够赐予平安幸福。在祖先、神仙的灵位前,瑶民们但愿有苦必诉、克难必求,希望是诉求必达。传说中的瑶族人遭遇风险,能够化险为夷是这么做的,如今流行于民间的节会也是这么做的,只不过如今的民间节会,诉求者的诉求形式和诉求内容有了时代的特征和追求更完美罢了。比如,江永县允山镇溪美村的花山庙会和夏层铺镇水源头村的将军庙会,前往祭拜的诉求者,诉求内容除了传统的求官求学求财求福求子孙求平安以外,还增加了诸如买车、买房、买股票、买彩票等等。

  

  常言道:求神拜佛,心诚则灵。瑶族人是最讲诚信的,在现实生活中是如此,在祭祀文化活动中更是如此。江永县夏层铺镇下甘棠村也流行“砍牛节”,其砍牛的形式在外人看来近乎血腥残忍,但是,村民们认为:必须选强壮漂亮的牛牯来砍、牵牛的人和砍牛的刀手必须是命运好身体好的人,才会让先祖神灵高兴,才会给村里求来福气;将牛牯牵到庙里砍一刀后,又将牛牯牵出庙门,一路流血是为了让先祖和神灵沿着“红地毯”出来给村民化灾难送幸福。据说该村有几个年轻人,出去打工之前,家里一贫如洗,在过“砍牛节“时,他们跟着诉求队伍在庙里的神灵前诉求:如果外出打工发财了就买头大水牛牯来还愿祭神。他们发财的愿望实现了,他们也毫不犹豫地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江华县桥头铺镇消江湾村过“大端午”时,发了财的老板们交流商讨村里如何建立教育奖励基金,如何支持鼓励子孙后代考大学、考名牌大学、考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问题,祭祀时在祖宗的灵位前诉求:如果村里有人考上了北京大学或清华大学,他们愿意出资在村里耍龙舞狮,请唐姓族人吃众餐共同祭拜祖德神恩。去年该村考上一个清华大学,老板们也兑现了承诺。为了一个个美好的愿望,为了一代代不懈的追求,瑶族人总是不断地许愿、还愿,再许愿、再还愿。有往复循环,就会感觉美丽无限,这就是由祭祀盘王引申出来的瑶族祭祀文化的又一个标志性的美丽的符号,这个文化符号在民间的节会活动中同样是不可或缺而且正在不断发扬光大。走顺势不忘行善求完美,处逆境追求未来寻光明,这才是勤劳的瑶族人诉求文化的智慧闪光点!

  

  瑶族祭祀文化,还是一种连根、联谊、求大同文化。山连着水,水连着山,山山水水总相连,同根同源,追根溯源,是瑶族人的一种心理满足,更是瑶族人连根文化走向大同的一种美好追求。瑶族人追求连根大同文化精彩的辅助性手段和延伸形式就是民间节会。瑶族在华夏民族中是一个少数民族,全世界的瑶族人口总共才300余万,同汉族人口数比有天壤之别,同蒙古族、维吾尔族、朝鲜族、藏族甚至同苗族、壮族的人口数相比也有差距。同时,和汉族、蒙古族、朝鲜族、维吾尔族、藏族相比,瑶族又是一个没有自己独立文字的民族,而且瑶族的支系也比较繁杂。过去,在封建社会里,瑶族人常常遭受种族欺视和民族压迫,为了生存,为了生活,瑶族人只有族群抱团、内凝整合、强力暗秀,才能在宗族利益、民族利益、阶级利益冲突的关键时刻实现矛盾风险化解,赢得族群的风险共担和利益共享。要实现这一个目标,瑶族人只好利用祭祀活动作为连根手段,除了春节、中秋节、清明节、中元节以外,在祭祀盘王的大前提下,于是,有了瑶族地区各种各样的村节村会活动。这些村节村会活动一般是每年一次,也有一年两次甚至三次的,尤其是在广西的瑶族村,几乎每一个村都有自己的节或会(有的叫赶庙会、有的叫赶会期、还有的叫赶会吃)。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形势的发展以及经济文化环境的需要,有的村节村会活动逐步演变延伸成了“乡节”“乡会”活动。江永县松柏瑶族乡的赶鸟节和兰溪瑶族乡的洗泥节,就是由过去的村节逐步演绎延伸成为乡节的。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一是松柏瑶族乡的赶鸟节,每年的农历五月十三是兰溪瑶族乡的洗泥节。每到赶鸟节和洗泥节,聚居在这两个瑶族乡的瑶族人都要张灯结彩、舞龙耍狮、祭拜盘王、祭拜先祖、祭拜神灵、唱戏跳盘王、宴请亲朋好友、进行生产文化交流活动。传统上的松柏瑶族乡过赶鸟节,家家户户必须做糍粑(也叫鸟崽粑粑)、杀鸡杀鸭、煮腊肉招待客人,同时,各家各户也将自己备耕的农具农用品拿出来展示交流交换,年轻的瑶族未婚少男少女们进行对歌交流或谈情说爱。传统上的兰溪瑶族乡过洗泥节,家家户户做糍粑、酿苦瓜圆、蒸香芋扣肉、杀鸡杀鸭招待客人,年轻男女进行交流倾情定情。按照勾兰瑶族的习俗,如果未婚年轻男子看中了一个年轻女子,可以拿四个鸡蛋到女方家里去提亲,如果女方接下了男方的鸡蛋,那么表示女方同意这门亲事,并且男女双方当天就可以同房,一年以后,如果女方怀孕生了小孩,双方就可以正式举办婚礼了;如果女方没有怀孕生孩子,那么男女双方可以另外寻找意中人。当然,改革开放以后,随着打工潮的兴起和电话、手机、互联网等现代通讯的蓬勃发展,瑶族青年男女走出山门、走进城市,去寻求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了,那种用对歌定情、以赶会期相亲的传统习俗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了。不变的是瑶族人的连根文化、联谊情结和大同思想,不变的是瑶族人的热情好客、淳朴善良和美好心理愿望。笔者曾经和朋友一起到广西富川瑶族自治县的麦岭镇、朝东镇的一些村里赶过会期,笔者发现,每到会期时,主人家里都准备了好几桌招待客人的饭菜,去赶会期的客人,不必担心是否与主人熟悉与否,只要你跟着一个与主人熟悉的人进屋,主人都一样热情招待你,不管你来自何方,不管你是否送了主人礼物,你都会被看做是上宾,你完全可以不必拘束敞开肚皮喝酒。其实,在赶会期的村里,主人们都有一种心理,如果自己家里没有客人上们吃饭喝酒,唯恐别人笑话自己没有兄弟姐妹和亲戚朋友或者是被人看不起了。不过瑶族人是很讲礼貌的,凡是有瑶族村过节赶会,其他的村都要去恭贺;如果在过节赶会的村有亲戚,必定会拿着礼物去表示祝福的。一村有喜,村村同喜,一家有难,千家同帮,这就是瑶族人的连根文化、联谊文化和大同文化的美丽精髓所在!瑶族人始终相信,遇到困难的时候,能够尽力保佑自己的是盘王和祖宗,能够真心帮助自己的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和亲朋好友。亲戚越走越亲,好友越访越好,就象瑶山的山山水水,就象瑶山的枝枝叶叶,相互缠绕,盘根错节。进入新世纪以后,瑶族人到沿海地区或是进城镇务工、创业、当老板的越来越多,如果不是过节或赶庙会,同族、同宗甚至同胞的兄弟姐妹有时候几年都见不上一面,即使现在有现代通讯设施,但是,毕竟是“隔壁子挠痒”,情感交流的效果并不理想。利用民间节会的机会,兄弟姐妹、亲朋好友见个面、喝杯酒、叙叙旧,交流一下感情、交流一下心愿、交流一下创业发展的感受、交流一下发财发展的机遇信息、交流一下个人的村里的族群的未来发展规划,甚至谋划一下族群里面如何抱团取暖形成一个现代的经济文化利益共同体,在瑶族人看来才是美丽无限和无可厚非的永无止境的追求。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