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瑶山的叹
[ 编辑:达芬奇 | 时间:2016-01-25 12:51:06 | 浏览:407次 | 作者:蒙家贺 ]
分享到:



  转了三次车、经过8个小时的颠簸,我终于第一次来到大瑶山。虽然已是深冬时节,但连绵不绝的大山还是显现出了不凡的生机,翠绿的颜色在山上、在路边、在谷底蔓延着,山水沿着石头叮咚流淌,偶尔有些不知名的鸟儿疾驰而过。我在想,在这充满生机的大山生活的生灵是多么幸福呀。

  晚饭时,我从当地的瑶人那里陆续听到一些大瑶山的事。当地人说,从前还没有通水泥路时,瑶人早上出门必须要带两样东西——镰刀和棍子,镰刀是开路用的,棍子则是遇到蛇时用以自卫。只要勤劳一些,人们在大瑶山里是不会挨饿的,因为满山都有能果腹的野货。在上世纪60年代的困难时期,很多人都跑到山里来,可以说大瑶山就是人们的衣食父母。

  也不知谁开的头,大家的话题转到了野生动物上,穿山甲、刺猬、山豹、野猪、大蛇、猴子等,大家都纷纷说着自己与这些生灵相遇的往事,这让我这个第一次到大瑶山的人开了眼界。

  “唉,以前这些动物都是很常见的,但后来因为过度猎杀,很多都绝迹了。”

  说着说着大家就都沉默了。听到他们数着近年来绝迹的动物,我心里有种微微的刺痛。人类和动物都是大山养育的生灵,很多动物更是先于人类生长于大山,但是因为我们的欲望,许许多多的野生动物都葬送在口腹中。

  “好在近年来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大瑶山的生态也渐渐恢复了。”

  听了这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是多么令人失望的逻辑呀,外出的人多了,生态就慢慢恢复了,那要是外出的人再回来,大山的生态岂不是又要继续恶化了。人类和动物都同属于大山,为什么人多了,动物就要减少呢。自私造就孤独,如果我们继续以这样的观念生存发展,那在这大山里,我们同伴就会越来越少,而我们就会越来越孤单。

  入夜,窗外山风呼呼地吹着,不远处的溪水也潺潺流淌,那些风和水的声音让人有些迷离,就好像是大瑶山在叹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