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小哥,这个能送到吗?
[ 编辑:蒙江 | 时间:2016-03-16 12:32:08 | 浏览:973次 | 作者:蒙江 ]
分享到:


妈:

      你还好吗?清明我一定回家,不要再把你一个人丢在荒野里了。妈,瑶山里的崖石很高,山很峻冷。
      妈,你还记得吗?我甚至已经不记得了。一个叫蒙某艳的女人,在众多孩子的家庭里也不算是一个出众的女孩,甚至连关于童年的记载都没有,就在那样该出嫁的年龄里嫁给了一个男人。
      男人不想封闭在山沟里一辈子吵吵嚷嚷,带着你远走他方。还生下了三个男孩。
      苦一些,累一些,就算是活在叫做他乡的屋檐下,至少,拥有了一个家,丈夫实诚,孩子们还算聪明。最小的孩子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谁看着都想兜一把,他整天围着你转,妈妈妈妈,我就要妈妈妈妈。
      从来都没有关于你的文字,在下雨的夜里,写着写着,就哭了。
      后来。您留得住岁月,却留不住命运。
      当命运化为巨石将你碾压的时候,孩子还仅仅是一个孩子,那天,雾很浓,野芦苇在风里飘摇。
      后来,你没有再出现过,甚至是在梦里。偶尔出现在孩儿的文字里,丈夫夜半的叹息里,小弟弟滴溜溜噙满泪珠的眼睛里。
      后来,你丈夫也离开了。
      你可能无法理解那样一个男人,实诚,把三孩子调教得那么好的丈夫,待人接物,人人称道的一个男人,最后沦落到人人拍手称快的地步。
      不该过去的还是过去了。
      懂事的阿富已经能够独立承担得起两个弟弟的基本生活了,就像他很小的时候都能照顾两个弟弟一样,你也许是放心的。话特别多,脸皮特别厚的阿江也从校园里走出来了,他在走一条大家都觉得对,却不支持的道路,他继续用着他的特质去做事,用他父亲教育他的德行去待人接物。而那个最小的孩子,那个爱哭鼻子,爱撒娇,却最让你心疼的阿溜(因为眼睛特别黑,特别圆)也进入大学,选择了航空的专业,也许,他就想着,在天上,或许能多接近你一点。
      昨天,表姐阿梅给我来信:姑姑就是我的偶像,记得姑姑去世的那一年,我心里想着,有朝一日我能过上好一点的话,就会照顾你们兄弟们,可惜不如我想像那么好,生活却过得那么苦。其实你一直活着,活在我们的心里,因为你的义,你直到永远!
      妈,又是清明雨上,未能折菊寄到你身旁,你等着,江儿不要再把你一个人丢在荒野里了。

  此致

祝安!
                                                                                                 
                                                                                                             儿:阿江
                                                                                           2016年3月16日 雨夜于南宁大学东路

(前年,中国瑶族网对考上江西南昌航空大学的苦难瑶族大学生蒙杰进行报道,瑶族优秀的企业家蓝志柏先生为这个苦难的瑶族大学生特别举行了爱心募捐晚会,为瑶族大学生蒙杰筹到了大学入学学费。笔者是蒙杰的二哥,感念于瑶族母亲的养育之恩,也为了感谢瑶族大家庭的关爱,有感而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