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族诗人李祥红诗歌评论】根是创作的泉源
[ 编辑:尤棉喜多 | 时间:2017-04-10 09:31:16 | 浏览:704次 | 作者: 王一武 ]
分享到:

     
  李祥红,瑶族,湖南江华人。200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88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报告文学《江华瑶族》,散文集《瑶学研究协作发展》,散文《坐看山行》、《感受瑶家长鼓》、《漕滩村历史与未来断想》,小说《姨婆》,诗歌集《沧桑瑶山》,诗歌《喊山》、《热爱瑶山》、《夜舞长鼓》、《又是中秋》。散文《瑶家长鼓》1992年获海南省作协天涯杯文学三等奖,散文《坐看山行》2004年获河南省作协《散文选刊》散文优秀奖,小说《姨婆》2004年获贵州省作协文学奖。

         

                根是创作的泉源
           ——简评瑶族诗人李祥红的诗歌写作
                          王一武
 

  身为管理涔天河水库的董事长、作家的李祥红,个子不高,话语不多,却给我留下朴实、自在的感觉。在获得他的《沧桑瑶山》这本诗集时,我很快地打开,并认真地阅读起来,可因为时间的原因,我只浏览了书中的一小部分,就合上书匆匆离开了江华。
 
  我们知道,阅读,尤其是阅读诗歌需要一种安静,需要静下心来,才能从中找到作者抒写的那一片光亮,才能与作者一起分享创作上、内容上的喜悦,才能悟出一些思想,感悟知识的精髓。于是,在回来的很多天里,我没有再去触碰李祥红的那本诗集,直到我认为,我真的静下了心,才打开《沧桑瑶山》这本诗集,细细品尝着那一行行透着瑶山灵性给人以思考的文字与内容。

  热爱瑶山/正如热爱母亲的胸怀/山风是我甜美的鼾声/鸟唱是我调皮的梦呓……当我离开母亲/离开瑶山/母亲的血管如同河流/与我相连/怦然的心跳/牵扯着故土的思念……

  当我读到这样的诗句,我渐渐明白一个诗人的故乡情结和民族情怀,明白那养育诗人的瑶山像母亲一般叫人眷恋。而这样的情结与眷恋具有共性,并产生共鸣的作用。所以,诗人李祥红抓住这种共性创作出大量的诗歌,也从中找到了创作的根源。他的创作之根就在江华,在江华那些大大小小的瑶山、瑶寨里;在那些瑶族同胞的生活、劳动与习俗里。他熟悉而热爱江华,熟悉而热爱瑶山,熟悉瑶山里的每一种生活和习俗。正因为热爱,那些瑶山里的东西,粘合着他的血液,使他不断地产生情感和创作欲望,甚至有了歌颂瑶山、瑶寨、瑶族人民的一首首诗。而且,他是那么地睿智,把瑶山赋予生命,把瑶山里的生活赋予诗意,于是,便有了《喊山》,他反复写道:跟山亲近/喊山就像喊自己的亲娘……在这喊山的过程里,描写出瑶山人不论在做什么,不论在哪,只要喊山就有了信心和勇气,他们喊着喊着就愉快起来,喊着喊着就忘记了伤痛,喊着喊着就长大了,就越来越想念瑶山,越来越思念亲娘。这就是瑶山人,这就是李祥红笔下的喊山经历。

  他这一喊就有了瑶味,就有了瑶山人的性格,除《喊山》,诗人写了很多瑶山里那些普通人的生活。如《放排的汉子》《割草的小妹》《打长鼓的老人》《村支书》《一个癫子的人生》等等。这些小人物都是瑶山中最最熟悉的面孔,他们有着共同的特点:纯朴、自在。然而,这些小人物在李祥红的诗中,活影活现,他们的感情是那么地丰富,那么地纯真,他一边写,一边把与小人物的细节传达给我们,也使这些叙事诗带上了故事色彩。

  我们知道,他是读瑶山故事长大的孩子,他是唱瑶山童谣长大的孩子,他是喝着山泉能品尝出甘甜的孩子,他打过瑶山长鼓,爬过瑶山,他深知瑶山的神奇。因此,瑶山的悲壮,瑶族的历史在他心里像一条永不干枯的泉源喷发出一种当担,一种责任!所以,他不但舒写瑶山里的人与事,更写瑶山里的历史,他用诗歌的形式反应沉淀的历史像一部史诗,在瑶山中流传。因此,我可以这样说:他的诗歌不是信手粘来的,他的语言不是加以表象而变得深奥的,而是落在大瑶山、落在瑶族的这个大根上!

  在他那首长诗《猺 ·徭·瑶》中,我们就可以看到他对瑶族历史的深知,他在序曲中写道:一部瑶族史/读来读去/我认识了三个字/猺 徭 瑶。看似简单的四句话,其实道出了瑶族历史与发展的变化。他通过序曲逐步展开写下三个不同时期的瑶族生活,将说明瑶族的三个不同瑶字的发展经历抒写成一部宏伟的家谱。他从远古写到现在,记录着瑶族人民的勤劳、勇敢、无畏的精神,记下瑶族那闪光的历史,记下瑶族那发光的脚步。在他的歌唱中,我们读熟了瑶族的发展进程,读懂了瑶族人民的生活与艰难。

  在瑶族历史的长河中,出现了许许多多瑶族英雄,这许许多多瑶族英雄有着动人的故事,他在这本书中,一方面为我们讲述了普通瑶族人民的生活,也将瑶族英雄的风貌展示在我们的记忆中。他在《瑶族英雄赵金龙》中,将赵金龙还原给我们,使我们看到一个聪明、好学、勇敢,为正义而斗争的瑶族人。在这首诗的写作中,他把人物融入到瑶山及瑶山的生活、习俗中,使人物有血有肉地活现在我们的面前。

  读完这部诗集,我感到这种来源于瑶山,写作于瑶山的作品具有很强的民族特色和生命价值,同时发现,作者在坚守瑶山这个根的时候,进行着现代性审视,对瑶族的将来进行更高更深的思考。但要从发展的眼光看,我认为,作者在守住好这个根的同时,还应该全方位审视生活,用自己的声音为我们的祖国歌唱,为我们的时代歌唱,为广大人民的生活歌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