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区发展规划跟不上需求 旅游"小产权房"猖獗
[ 编辑:山郎 | 时间:2015-11-17 16:54:23 | 浏览:1003次 ]
分享到:

  事实上,多地旅游目的地“小产权房”现象普遍存在,很容易带来多方面隐患。

  见到游客路过,年约四旬的高娟(化名)不断挥手:“这里有房,20年产权只需13万元,拎包即可入住。”高娟是山东人,多年前,她的家人来到我国南方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后,她也跟随至此,并留了下来。

  巴马瑶族自治县,被称为“世界长寿之乡”,由于这里是广西最知名的旅游目的地之一,每年数以十万计的游客来此旅游。冬日尤甚,大量北京、黑龙江、山东等地的老人来此,形成独特的“候鸟人”现象。
高娟出售的正是巴马瑶族自治县景区内的房子。这间8层高的房子,原本是农民的宅基地。“亲戚与农户合作,在宅基地上起了这栋楼房2楼、3楼和4楼归我们,我们将房子间隔成20多平米的单间后,以每间13万元的价格出售。

  “没有房产证,只出售20年的使用权。如果是江景房,价格更高。”高娟说。

  黄姣妈是巴马瑶族自治县甲篆乡坡月村村民。去年,她联合4户村民,在宅基地上建起了一栋15层的楼房,每层楼隔出10间房,每间房以约20万左右的价格出售。黄姣妈说,出售的房子无房产证,只是以合同形式作保障。

  “这里到处充斥‘小产权房’,他们以农户出宅基地、投资商出资金的形式建房,建成后双方划分楼层,出售房屋使用权,价格基本在15万至20万元不等。”当地一位居民说。

  旅游地“小产权房”现象在巴马瑶族自治县显得非常火爆。《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坡月村看到,30多栋10层以上的高楼坐落在这个小村庄里,7、8层的楼房更是栉比如鳞。

  除广西巴马外,在“候鸟人”热衷的海南省部分旅游目的地,小产权房现象同样猖獗。

  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一些“投机商”看准每年大量“候鸟人”前来过冬的商机,外来投资者非法买卖土地或与村民联营建起“小产权房”出售或出租给“候鸟人”。

  三亚市政府资料显示,2010年,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后,房价疯狂飙升,大量外来“投机商”与本地村民及一些基层干部勾结非法买卖土地,大搞“小产权房”建设,从中获取暴利,致使三亚“小产权房”一度泛滥成灾。

  南方部分旅游目的地的“小产权房”广告,甚至在北方大肆宣传。哈尔滨市民朱力说,三亚市凤凰镇西瓜村一楼盘在哈尔滨一些房产销售点大肆宣传,当时以仅为市场价1/10价格购买到手后,最终却发现这一楼盘是“小产权房”。

  多地研究显示,旅游地“小产权房”的猖獗现象,与“候鸟人”群体的出现和壮大息息相关。

  “‘候鸟人’前往南方越冬是一种趋势,也是人们追求更高层次享受的权力,表面上看是‘候鸟人’催生了猖獗的景区的小产权房现象,实质上,是由于景区发展与规划无法跟上现实需求所导致的。”一名业内人士称。

  四川大学中国休闲与旅游中心主任杨振之说,乡村旅游未能进行严格监管和统一规划,会让地方政府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很难进行科学配套,难以实现对环境、生态、农村特色文化的保护,从而导致政府管理失灵。

  事实上,多地旅游目的地“小产权房”现象普遍存在,很容易带来多方面隐患。

  “这些缺乏规划、四处挤凑的“小产权房”,一旦发生火灾,或将面临较多人员伤亡。”巴马瑶族自治县甲篆乡坡月村村党支部书记黄大尚说,这些农民私自开发的小产权房,大多在8层以上,有的甚至达到18层,房屋与房屋之间的距离只有1至2米,连消防车都无法进入,居住的“候鸟人”很多,但一旦发生火灾,将面临极大的消防安全隐患。

  在广西一旅游景区,多名游客称,自己来度假正是看中西部景区的自然资源,但一些旅游景区大量开发“小产权房”后,毫无规划,显得杂乱无章,导致整个景区景观被破坏,许多中西部都以旅游产业作为地方发展的支柱产业和脱贫致富的重要手段,而“小产权房”的泛滥,会造成中西部景区发展局面难以挽回。

  采访中,不少旅游地的“小产权房”的建设者有着“法不责众”的心理,让不少人有恃无恐。一些村民说,这么多楼房,政府也拆不了啊。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拆除“小产权房”的成本的确非常高,不少地方政府“左右为难”。三亚从2010年7月至今开展拆除违建的铁锤行动。据业内人士不完全统计,三亚“违建”成本高达几十亿元人民币。“对于一些宅基地上的建筑,拆除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不拆的话违章建筑的量又非常大,这让一些执法部门陷入两难境地。”三亚市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法律界定相对模糊,使得许多‘小产权房’以‘出租使用权’的形式,长期游走在法律边缘,这给部分景区打击‘小产权房’带来困难。”一名国土部门的人员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